淮南第二十六中学

Huainan No.26 Middle School

你现在的位置是: 本站首页>> 教学教研 >> 教研资讯

顾之川 | 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语文教育思想(上)

来源:本站 作者:管理员 发表时间:2021-09-10 03:39:17 点击次数:

一、

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语文教育实践


在中国共产党历史上,有一大批深谙语文教育教学规律的无产阶级革命家,尤以毛泽东、徐特立、高语罕、陈望道、萧楚女、杨贤江、陆定 一、胡乔木为突出代表。他们或毕业于师范学校,或曾担任中小学国文教师,或当过青年学生刊物编辑,或亲自参与语文教材编写,有着丰富的语文教育教学实践。他们学养深厚,在对语文教育的深入研究探索中,形成了语文教育思想,并以自身特殊的身份地位,对语文教育发挥了重要影响,作出了特殊贡献。因为他们在中国革命和建设上的辉煌业绩和杰出成就,以致掩盖了他们在语文教育方面的贡献,甚至长期以来不大为人所知。


毛泽东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,他踏上救国救民的革命道路,就是从湖南第一师范学校开始的。岳麓山下、橘子洲头,他博览群书,养成了酷爱读书的良好习惯,常与同学指点江山,激扬文字,粪土当年万户侯,对教育尤其是语文教育具有深刻认识。他在领导中国革命和建设事业的过程中,十分重视和关心教育事业,提出了一系列重要的教育思想,其中就有他学习语文和运用祖国语言文字的经验总结,也有他对语文教育规律的看法,形成了系统的语文教育思想。新中国成立初期,在他的倡导下,学好用好祖国的语言文字成为我国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,形成轰轰烈烈的群众性学习运动。《中共中央关于纠正电报、报告、指示、决定等文字缺点的指示》(1951),就是他指示胡乔木起草并亲自修改定稿的。当读到文件中“滥用省略、句法不全、交代不明、眉目不清、篇幅冗长”等文字缺点时,他深有感触,批示“可以印成小本发给党内外较多的人看”,同时建议“一般文法教育则应在报上写文章及为学校写文法教科书”。1 他特别重视语言表达效果,强调要明白浅显,通俗易懂。据《叶圣陶日记》1954年3月8日记载:“九点偕叔湘至市委,与胡绳三人继续研读(宪法)条文。至十二点,读至第五十条,进程亦殊不快。午饭时彭真来。彭亦主持起稿之人。渠谓毛主席之意,宪法须全国人民共晓,务求其明白浅显,宜尽量用白话。余谓全体读过而后,再通读一遍,期其更与语言接近。”2他还非常重视文法、 修辞和逻辑。1956年元旦,他在宴请民主人士时,对坐在身边的语言学家、《共产党宣言》第一个中文全译本翻译者陈望道说:“陈先生,我最近读了你的《修辞学发凡》,很好。听说你在研究文法,希望你研究下去。目前许多人写文章不讲文法,不讲修辞,也不讲逻辑。“3在具体教学上,毛泽东在《中国共产党红军第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决议案》(1929)中提出著名的“十大教授法”,包括“启发式(废止注入式)”“由近及远”“由浅入深”“说话通俗化(新名词要释俗)”“说话要明白”“说话要有趣味”“以姿势助说话”“后次复习前次的概念”“要提纲”“干部班要用讨论式”,4虽然是针对部队思想政治教育提出来的,对语文教学无疑也具有深刻启示。


1922年2月,上海平民女校在上海法租界南成都路辅德里成立。这是中国共产党成立后创 办的第一所妇女干部学校,李达、蔡和森先后任校务主任。平民女校分初级班和高级班,高级班的课程是:高语罕教国文,邵力子教古文,陈望道教作文,张守白教国语文法,李达教马克思主义理论,陈独秀教社会学,沈雁冰(茅盾)、沈泽民和美籍教员安立斯女士教英文,商务印书馆编辑周昌寿教物理、化学,李希贤教经济学,范寿康教教育学。5其中三分之一以上的课程都是语文类课程。高语罕《国文作法》就是在他国文课讲稿的基础上整理而成的。值得注意的是,该书第三章《文字的要素》论述事实、思想、语言是写作的三大要素,在讲到“有一种理想的事实,将来一定会实现”时,作者举了《共产党宣言》所列进步各国的十项措施,认为:“这虽是前几十年马克思和恩格斯他们的理想,然而那时已确信必有见诸施行的一日,还是可能算得确切的事实。”第五章《文字的美质》在论述写作的重点时,引述陈独秀的《人生与真义》;讲上下文的衔接和照应问题,引述了陈独秀致友人的信。这种授课形式在当时无疑是新潮且大胆的,同时也充分说明语文的重要。中国共产党从成立之初就把语文作为革命干部的基本素养,把语文教育作为培养人才、开展革命工作的基础工具予以高度重视。


陈望道是我国现代语文教育奠基人之一。他提倡文法修辞和使用新式标点,主张文法革新, 积极推动新语文运动,发起成立“中国语文学会”(1947),提出一系列语文教育思想,为语文教育作出了卓越贡献。我国现代语文教育史上的重要著作《开明国文讲义》(1934),就是他和夏丏尊、叶圣陶、宋云彬合编的。叶至善先生曾在《重印后记》中说:“他们的合作,可以说是语文教材编写史上难得的一次盛会;而这部讲义,可以说是他们当年对语文教学的一次实验。如果研究四位先生的语文教育思想,研究教材的编写方法和教学方法,这部讲义有一定的参考价值。”6


胡乔木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家,曾被誉为党内“第一支笔”。他在延安时,曾为陕甘宁边区教育厅主编了一套初中语文教材《中等国文》(1946),田家英、曾彦修(严秀)为其助手。这套教材具有鲜明的革命性和时代特点,符合语文教学的客观规律。1951年,他遵照毛泽东的指示,担任中央语文教学问题委员会主任和中央文字问题委员会主任,领导全国语文教育改革和语言文字工作,叶圣陶对他赞赏有加。据《叶圣陶日记》1949年5月26日记载:“胡乔木来访,谈语言问题及中学国文教本编制问题。此君亦党方之能'化'者,儒雅谦和,颇可佩。一谈即是半天。[7]对他在语文教育方面的深厚修养和独到见解给予高度评价。(上)